狂神霸刀

狂神霸刀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13:54:54

最新章节: 王贰浪是一个失败的角色。入夜,王贰浪起身。虚空之中,有一人影。“你是谁?”王贰浪疑惑的问道。“还记得李家族地的那个湖泊吗?”人影说道。“嗯!”王贰浪点点头,弄不清楚这人想说些啥。“那里是帝临祖的坟墓,但是,只是他的人间坟墓罢了,真正的帝临祖,是虚空真神,而你知道你又为何能穿越吗?”王贰浪摇摇头。很

(47)、远行!

“啊!哎哟!是我怠慢了,林小姐”,王二浪恍然大悟,有些愧疚的说道。

林小姐只是个弱女子,一路颠簸劳顿,再加上在王府晾了一下午,累了。

自己就该先把她安排好,才去见老爹的。

“随我来”,王二浪说道。

然后将林小姐带到自己休息的房间。

“林小姐在这里休息吧!需要沐浴吗?”王二浪将自己的床整理了一下。

“那就沐浴吧!”林筱筠羞涩的说道,眼睛偷偷的看了王二浪一眼。

“我去给你准备沐浴用品,稍等!”王二浪说道。

“啊..不用了,我自己有!”林筱筠呆了一下,然后说道。

王二浪看了看她手上的空间戒子,点了点头。

让林小姐睡自己的床,实在是客房没布置好,大不了等会自己睡客房好了。

来的时候搞忘了。

烧热水这种事,不需要叫下人来做,屋里有专门用灵力烧热水的炉子。

看着时候差不多了,王二浪也想休息,将客房整理出来,然后冲了个凉水澡。

就入眠了。

第二天,天还没亮,王二浪就起来,今天要去帝都,昨天已经和老爹商议好了。

今天天亮就出发。

昨天忘记给林筱筠讲了,今天要去帝都,她听到这个消息,应该会很高兴吧!

这样她就能回家了!

果然,听到这个消息的林筱筠,显得百分高兴。

只要她能安全的回到帝都林家,那么她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。

但是她忽然又有种很失落的感觉,那种感觉很患得患失。

她看着王二浪的面孔,她哭了。

回到林家之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。

也许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呢?

“你怎么哭了,这么激动吗?”王二浪诧异道。

“公子,我,我不想回去,我不想回去那个是非之地.”林筱筠泪流满面,她感觉自己命好苦,如果自己回去了,肯定没什么好下场的。

“那你跟着我?”王二浪说道。

但是自己此番要去帝都,把她一个人留在王家不妥,但是送她到李家,李千雪的性格,肯定能接受她的,这么可怜的一个妹子,而且还是个大美女,相信李千雪能接受她的,但是她又不是自己老婆。

“嗯嗯!我想跟在王公子身边!”,林筱筠期望的说道。

“也行!到时候你做我的丫鬟吧!”王二浪说道。

有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陪伴,帝都之行,不寂寞啊!

想想就刺激!

让她做自己的丫鬟,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。

真佩服自己,能想出这招!

林晓筠犹豫了半天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
…………

日出时分,整个王家车队已经整装待发,准备前往帝都。

说不上浩浩荡荡,但是也小有数百人。

一部分是王家子弟,入帝都学习。

一部分是奴仆,随行。

最多的是家族武士,和外招的悍勇之士。

王二浪此时正在和王延武辞行。

“儿啊!你长大了啊,”王延武欣慰的拍了拍王二浪的肩膀,一时间也是心中万千感慨。

“你记住,此行帝都,你为家长,所有人都听你安排,但是你必须记住你的责任,那些孩子都是王家的未来,和希望,肩负我王家大任,你务必做好带头榜样”

王延武严肃的说道。

他从来没有在王二浪面前如此严肃。

看着老爹的表情,王二浪顿时感觉到自己压力山大。

这些孩子不乏有些是族中嫡系,不过更多的是旁系一脉,但是终归流的是王家的血脉。

王二浪一时间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。

这些孩子都是去镀金的。

说句不好听的话,但是草莽之流,想要入朝拜官,无异于是痴人说梦,不含点金汤钥匙,那个东西还真和你无缘,别人也会瞧不起你。

这就是现实。

有些人的路,出生就已经安排好了。

就像王二浪,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跑腿的。

从云州跑到青州,青州再去帝都,这一路,少说半个月之久。

当初王家在帝都撤出来的时候,那真的是走得一干二净,毫不拖泥带水。

若不是王先化在帝都有座府邸,突然前往,连落脚的地方,都没有,多没有排面啊!

就是不知道帝都那些人会不会排挤外来户,或者自带优越感了。

要是这样的话。

那就该好好锤一锤了。

“父亲,那我先走了”,王二浪拱了拱手,转身上马。

“孩子,靠你了”,王延武大声说道。

“驾!”

“大壮,我们出发!”王二浪说到。

“好嘞!”大壮憨厚的摸摸头,他已经突破到了天武境,浑身鸡肉更加结识了,看着这两米高的大汉子,这才多久没见,感觉就又高了一点点。

车队出发了,有不少孩子哭哭啼啼的,透过轿子窗口,看着自己的故乡越来越远。

王延武一直看着车队消失在视野之外:“唉!”

良久,他叹气,摇了摇头。

本来他不主张让王二浪去的,像这种事情,没有武王带队,那帝都就是龙潭虎穴,早晚如履薄冰。

王先化说: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,让他们去吧!

顿时无人在多言半句。

他们并不知道王先化在帝都是怎样的,但是想来,他能说出这话,自然是十分有信心。

看起来,确实草率了啊!

但是十万大山的事情,还得他们老一辈来干,年轻人就去帝都吧!

忽然间,王延武闪过了一丝不好的念头。

但是转念一想,尽其释然。

也罢,这样也好。

........

“大壮,你说帝都会是怎样的一番情形,有我们的容身之地吗?”

阳关大道,王家车队绵延数十米,犹如巨龙。

皓日当空,二浪大壮为其龙首。

王二浪看着与自己并肩骑行的王大壮说道。

“嘿嘿!俺不知道,反正浪哥走哪,我走哪!”王大壮嘿嘿一笑,说道。

他胸口的两块护心铁片,犹如明镜,反射着日光。

现在九月,天渐渐微量,已不及七八月之炎热,世人都稍微添了两件衣裳,王二浪也不列外。

唯独王大壮独树一帜,奇葩盛开,浑身甲胄,无片寸之布锦。

再加上身高两米,壮实。

一路过来,才出三十多里,就已经换了两匹大马。

“大壮,你卸甲吧!不然你马儿累坏了,就没马给你换了!”王二浪说道。

“那可不行,老爹说了,俺现在是肩负全队安危,所以不能脱!”王大壮摇摇头。

也罢,王二浪点头。

不过这样有点拖累速度了。

慢就慢吧!

于是王二浪就将打头的事交给了王大壮,他坐轿子去了。

他想写一封家书,送去李家。

随行第一辆马车就是他自己的坐轿,他直接跳了上去。

“去给我拿纸笔来”

王二浪对着旁边一个不知名的家丁吩咐道。

“好的 ,家长!”

随行的家丁应和一声,就跑去取纸笔了。

家长,是这里的一种尊称,王二浪是家中嫡长子,所以叫他家长。

一般来说是称呼为世子,不过王家并无爵位,用不起这样的称呼。

不过这家长,倒是让王二浪想起了前世,地球读书时,天天被老师叫家长的事,不禁莞尔。

真有意思。

而现在,整支队伍,无论男女老少,无论年龄大小,都得听王二浪安排,这就是家长的权利,类似家主,但是不相同。

“公子....”林晓筠就坐在轿子里面,她听到外面王二浪的声音,柔声呼唤道。

心中却是窃喜不已,而且感觉也踏实多了。

有二浪陪伴,她也不在那么担惊受怕。

此行帝都,她将不会在回林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