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神霸刀

狂神霸刀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13:54:54

最新章节: 王贰浪是一个失败的角色。入夜,王贰浪起身。虚空之中,有一人影。“你是谁?”王贰浪疑惑的问道。“还记得李家族地的那个湖泊吗?”人影说道。“嗯!”王贰浪点点头,弄不清楚这人想说些啥。“那里是帝临祖的坟墓,但是,只是他的人间坟墓罢了,真正的帝临祖,是虚空真神,而你知道你又为何能穿越吗?”王贰浪摇摇头。很

(58)、都有道理!

王公子弟的招生标准是三百分,平民子弟的招生标准是六百分。

这完全就是两倍的区别,现在你十七长老还要求在将王公子弟的招生标准降一点,真特娘的是条好舔狗。

荒唐的是还有差不多一大半的长老举手附议。

看得文睾屠心里十分不爽。

他期待的看向那几位没有表决的长老,希望他们赞同自己,但是他们都是眼观鼻,鼻观心,不说话。

不支持,也不反对,犹豫不决。

迂腐,自命清高,但是还不想得罪人,说的就是这几个长老这种。

难不成我要一意孤行?文睾屠想到。

十七长老得意的坐了下去,他觉得自己的提议非常好,没有人反对,一时间用着一种挑战的眼神看向了文睾屠。

“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!”

看到文睾屠处于孤立无援之境,王二浪出口解围。

文睾屠自然是乐意看到这种情况,当即挥手说道:“王公子但说无妨!”

同时他心里把十七长老和那些一起附议的长老通通划进了黑名单。

看来这些人是不知道这里是谁说了算。

不好好打压一番,还真不符合文睾屠的风格!

“慢着,他是谁,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,又有什么资格发言?”,刚坐下去的十七长老又站起来,指着王二浪对着文睾屠说道。

不少人都是点头称是。

文睾屠顿时就不高兴了,你还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!

“你是院长还是我是院长?”,文睾屠不悦的问道,眼神已经有些不善的意味。

“这....您是,您是院长!”十七长老看到文睾屠这个样子,立马低声下气的说道,然后又坐了下去。

这张脸皮,还真是比城墙还厚。

不好对付,这种人比球还有圆滑,王二浪想到。

然后站起来对着在座的所有人拱了拱手,然后只见他走了几步,将自己的袖子挽起来,洁白的手臂指着十七长老,厉声说道:“这位长老所言,在我看来完全就是满嘴喷粪之语,王公贵族投钱不假,但是,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,他们的钱从何而来,只有你这头猪才不会知道,他们的钱怎么来的?变出来的吗?天上下的吗?”

王二浪义正言辞的,看着十七长老,大声说道。

“你....”十七长老想不到这年轻人居然直接开骂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王二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继续说道:“他们的钱,来于百姓,来于税收,而你口口声声,一心为王族子弟谋求福利,视平民百姓为什么了?牛吗?羊吗?他们是天耀帝国的公民,应该享受平等的权利,像你这种人,必将被天下人唾弃,站得高了,就忘了本,要不是你下面有那么多天耀子民把你撑起来,摔死你!呸!”

王二浪嫌弃的吐了口唾沫,当然,他不会往十七长老身上吐,但他是朝着十七长老那个方向吐的,意思不言而寓。

“你...你..你....”,十七长老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看着这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的,说起话来,真的是,太过分了。

“拖出去,拖出去!”好半天,他才说道。

他已经在心里将王二浪恨透了。

会有人来将王二浪拖走吗?没有,因为这里是学院,不是什么王公贵族的家,也不是什么公堂之上。

“呵呵”,王二浪冷笑一声,然后看着文睾屠说道:“所以,我建议,无论是平民子弟也好,王公子弟也罢,我们应该一视同仁,力求公平公正!还请院长拿捏决定!”

说完,王二浪坐了下去。

文睾屠看到十七长老在王二浪嘴下吃瘪,他心里可高兴了,简直乐开了花,扫视整个会议室,他没有开口说话,但是脸上的表情肯定是赞同王二浪的。

意思很明显了,我觉得要公平公证,要么三百分为标准,要么六百分为标准,你们看着办。

顿时所有人都沉静下来,仔细思考其中的利弊。

大长老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赞同这位小兄弟的说法,我建议将标准一律降为三百分!你们看怎样?”

这大长老是真的支持吗?不是的,他只是在讽刺这个定分标准,相差太大,更是讽刺那些舔狗,所以他看起来说的是赞同的话,是在为王公子弟作考虑,其实是在嘲讽这些人。

说句不好听的,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,就是这些舔狗。

每年定分标准都不一样,但是总体来说,官二代就是三百分左右,只低不高,平民子弟则是六百分左右,只高不低。

每一次定分的时候,都是这些长老口水战打个几天几夜,最后才定下来。

然后标准就微乎其微的调了那么一两分!

象征性的搞一下。

象征性的打几天口水仗。

但是现在这定分标准是不可能这么搞的,都定三百分,那国子监干脆改行开菜市场好了。

王公子弟人少,相比起平民子弟来说,别看标准只有三百分,门槛低得不能在低了,但是国子监太学的比列是十个学生当中,只有一个王公子弟,九个是平民,人数并不多。

而且,录取成绩做不得假,这是历代国君定的,虽不能一视同仁,但是一分的差距,足以刷下上千人。

况且平民子弟进学,是不需要交钱的,反而学院还会出钱给他们。

很多舔狗长老当然不同意了。

十七长老第一个站出来说道:“我不同意,王公子弟招生标准只能低,不能高,还有平民子弟招生标准只能高,不能低。”

“附议!”

一时间大部分人都表示赞同。

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文睾屠,等待他做决定。

想不到王二浪几句话,就将所有的主动权掌握在了文睾屠的手中。

“这样吧!今年招生标准,王公子弟加十分,平民子弟减十分!”,文睾屠说道,现在他当起了和事佬。

“我同意”

大长老和一部分人表示赞同。

“我不同意!”,说话的又是十七长老。

“平民子弟招生标准减十分,我没意见,但是王公子弟招生标准不能加,只能减!”,十七长老继续说道。

然后他从空间戒子中拿出来整个国子监太学的财政表,里面是收入和支出,收入清一色王公子弟,支出清一色平民子弟。

说来也好笑,偌大的一个国子监太学,财政是亏空状态,每年还得靠皇家支援,从国库里面拿钱,才能维持学院的正常运转。

文睾屠当然知道这些,他也知道十七长老的意思。

不就是嫌平民子弟花学院的钱,花多了吗?

“你们要知道,我们是在为帝国培养人才,我也知道你的意思,每年平民子弟的补助费用确实是一笔很大的开销,但是你们要清楚,他们未来的价值,是不可限量的,他们未来能带给帝国的收益,是不可估计的,这才是真正宝贵的财富!”

文睾屠苦口婆心的说道。

听到这话,王二浪动容了,心里有一些感动,他忽然想起了前世,地球,自己的祖国,每年都要花许许多多的钱,给学子们各种各样的补助,扶持,这些看似没有回报的东西,其实就和现在发生的事一样,居然蕴含了这么伟大的理念。

想起自己当年为了一个鸡蛋,就觉得不公平,为什么别人能喝牛奶,我只能吃鸡蛋,而产生过抱怨。

现在想起来,别说是天天给我发鸡蛋了,哪怕只给我一支笔,我也该感恩不尽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,但是十七长老说得没错,所有人也不反驳。

“这样吧!都减十分,怎样!”,文睾屠说道,这是他最大的让步了。

一时间所有人都无不称赞。

“甚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