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神霸刀

狂神霸刀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13:54:54

最新章节: 王贰浪是一个失败的角色。入夜,王贰浪起身。虚空之中,有一人影。“你是谁?”王贰浪疑惑的问道。“还记得李家族地的那个湖泊吗?”人影说道。“嗯!”王贰浪点点头,弄不清楚这人想说些啥。“那里是帝临祖的坟墓,但是,只是他的人间坟墓罢了,真正的帝临祖,是虚空真神,而你知道你又为何能穿越吗?”王贰浪摇摇头。很

74、绶印前夕

林晓筠点点头。

她也知道王二浪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芥蒂,不过她现在已经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当做了王二浪的妻子,放下了以前的身份,那么她自然会好好的去对待王二浪,王二浪这么理解自己,一时间她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了。

这么几天下来,一直都是在陪伴着文吉过来的,她心中对王二浪也多多少少有些愧疚。只是文吉那个孩子说他晚上做噩梦,林晓筠也就只能去陪陪她了。

毕竟文吉是文睾屠托付给王二浪,托付给自己夫君的,她作为妻子,肯定是要将文吉这个孩子,照顾得妥妥的才行,再加上,文吉来到府邸,也没什么朋友,她的哥哥已经走了,被文睾屠带着离开了这里,现在不知何方。

文吉自然而然的就由她林晓筠来照顾了。

对于这些,王二浪肯定是十分的理解,表示非常理解,不仅仅是文吉,还有自己这已有夫妻之实,只是还没有过门的妻子。

林晓筠低头,在王二浪脸上吻了一口

鲜艳的红唇在王二浪脸上盖下了两瓣红红的唇印个。

十分美观。

“夫君,等文吉这孩子不做噩梦了,我再来老老实实的陪你”,林晓筠愧疚的说道。

王二浪摆摆手,示意林晓筠去吧!

他自己心里当然有些不快,不过又能怎样,没必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,现在文睾屠走了,自己就算得上是文吉的半个父亲,不把文吉照顾好,万一某天文睾屠回来了,自己也不好说。

文睾屠对自己恩重如山,王二浪十分感激,他不仅仅是在国君面前强烈推举自己上位,更多的是,将自己的乌纱帽也让了出来,说实话,王二浪心中是非常感动得,文睾屠大义凛然,十分佩服。

就冲这点,王二浪也就不能愧对了文吉这个孩子。

所以他不仅没有任何的不快,反而是有些乐意去这样做。

“好,你也早点休息!”

王二浪说道。

然后在林晓筠的服侍下,上床睡觉了。

林晓筠熄灭蜡烛,然后才缓缓走出去,关上门。一瞬间世界清净了下来。

王二浪闭上眼睛,开始休息。

或许这几天太累了。

以后只怕是没这样的机会能好好休息了。

更多的时间,要话在修炼上面,这么久了,实力才停在天武境三重,还得早的突破武王才是,这样自己在这帝都才算是有了立足之地。立足之更本。

第二天,王二浪早早的就起来了。

今天事情很多。

算一算,国君册封翰林学士的绶印差不多应该是今天要下来了,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魏长云过来,记得当时是国君口谕,后面有官员记载好的。

此时王二浪将管家和王勇叫了过来。

“管家,你待会派人去街坊,购买些上好的妖兽肉来 ,今天我要招待重要的客人,另外将仓库里面的王家家酿给我开个二十坛子备好,其他的鸡鸭鱼肉若干,你看着情况来,具体人不算多,你也看着弄点,给府邸的人加餐。

另外就是关于府邸的布置,稍微喜庆一点,召集乐队,在府邸门前背好,挂上灯笼,张灯结彩今天有喜事降临,这些事情,你可要给我做好咯,不要给我掉链子,特别是这些表面功夫,做足点,越隆重越好,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,我帝都王家府邸,有大喜事,办好了,有奖赏”

王二浪说到。

对于这些,昨晚上想了一整夜,觉得不能低调了,要大张旗鼓的弄,要让这件事情,不说轰动全帝都,至少也要人很多人晓得这件事情。

这样也好能让王二浪真正在帝都立足,让所有人都知道王二浪正式成为翰林学士,之前一首帝王赋让王二浪名扬帝都,无数文人子弟,看了他的诗,都是拍手叫好,现在自己在来个大张旗鼓的半点喜事,自然也能起到该有的效果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,喜事不请任何人,就自己家里办一下,保持该有的神秘感,让那些人捉摸不透发生了什么事,贼刺激。

只见管家那张老脸上,八字胡许一抖眉毛不自然的一挑,眼神有些慌张。

他说:“回家长,近日不少家族子弟们,在外吃喝玩乐,不少妇人们购买帝都奇珍异宝,已经花了不少的钱,现在库里面已经不多了。”

管家十分为难的说道。

一张老脸皱纹在一起。

最近这些家族子弟,妇人们来到帝都,没少出去逛街,帝都这些稀奇之物多的很,让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,看到了都想买下来,然后也不是一个两个,算下来也有好几十人的消费,每日只出不进,此消彼长之下,已经见光了底子。

这些钱不仅是之前王先化存放在这里的俸禄,还有王家这次带过来的数十万白银,上次王二浪一次性就给了王勇三万白银拿去办事,再加上这些铺张浪费,依然是所剩不多了。

但是管家肯定不会阻拦这些人用钱了,说句不好听的话,这些人都算得上自己的主子,哪有仆人会拦着主子办事的?

对此,他也是感到十分难为情,本来想前几天就通知王二浪家长,但是王二浪一直有事,而林晓筠也就是个女人,府邸的事情她是一概不问,所以就出现了个这么个具体的情况。

王二浪自然是不知道的,但是听管家这么一说,就明白了。

他这么聪明,怎么可能想不透这中间的门道,条条框框呢?

“啪!”

王勇气得一拍桌子。

“太过分了,这些娘们,用钱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,简直就是不把家长放在眼里啊!我这就派人将他们买的东西收回来,拿去换成银两”

王勇气愤不已的说到。

他这几天也是看到的,这些妇人每次出门都是大包小包的往家里带,他也没问,只以为是些什么小东西,在加上这些女人都是族里,不少旁系族叔的妻子女儿,也不好说什么。

但是他王勇没有想到,居然这么放肆。

库里有多少钱,他是最清楚的,这次来帝都,带了十万白银,就是他护着押送,装了一箱子的空间戒子,现在看管家的脸色,只怕是这些钱都空了。

王二浪摆摆手。

“罢了,王勇,以后给立条规矩,我不在家,这些旮瘩小事就有你来决定,特别是钱这一块,是命脉,你给我把握好了,这些人用钱可以,但是你给他们分配好,一个月多少,不能多拿,也不少给

王二浪抬头继续看着管家。

也看不出王二浪到底是怒,还是不怒,不做任何表情,他就这么严肃的面孔,看着管家。

这招是和国君学的。

好用得很。

问道:“库里还有多少银子。”

管家伸手,拿出了一个账本。

王二浪点点头,这人做事和王勇差不多,老实本分,做这个管家还是合适的。

只见管家看了差不多两分钟,然后才抬手说到:

“我刚才算了一下,这半个月来,平均每天消费七千纹银,其中买黄金手镯子最多,总共花费了七万多,另外一些杂七杂八的,就是一些化妆品,拢共花费了一万多两,还有布庄上好的丝绸,有七千匹,花费两万,基本上从族地带过来的钱都已经花光了,还用了不少府邸的存钱”

管家顿了顿,又说到。

他的声音有些颤抖

“这样除开这些,外加杂七杂八的项目,府邸的余钱,已经不足三百二十一两碎银。算上这次办喜事的款项,完全不够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