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神霸刀

狂神霸刀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13:54:54

最新章节: 王贰浪是一个失败的角色。入夜,王贰浪起身。虚空之中,有一人影。“你是谁?”王贰浪疑惑的问道。“还记得李家族地的那个湖泊吗?”人影说道。“嗯!”王贰浪点点头,弄不清楚这人想说些啥。“那里是帝临祖的坟墓,但是,只是他的人间坟墓罢了,真正的帝临祖,是虚空真神,而你知道你又为何能穿越吗?”王贰浪摇摇头。很

79、玄剑宗二

“因为你的灵力不够精纯,因为你的经验不够老道,因为你的心里很浮躁,因为你的方法不对,因为你的积累不够深厚”

“你太过焦躁,刚运行一个周天,就想达到我这种地步,实属好高骛远,你应该踏踏实实本本分分,一步一个脚印,而不是像这一步登天的作为。你失去记忆,丢失掉一切的经验,只能重头来起,我就不该教你灵力周天运行路线,而是应该让你去自行摸索,看来还是我的错”

紫苒摇摇头,很失望。

不止是对刘秀的失望,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失望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连自己也开始浮躁起来。修仙之路逆天而行,犹如砌墙,底子打得越深重、实贴才能建到最高。现在自己的这种做法,连自己都感觉有些危险。到底是什么时候让自己变得如此?

道心变了?

难道是秀儿失忆,影响了自己?

难道是自己抱有侥幸?

秀儿的失忆,一切必须从头来过,打下坚实的基础,才可走更高更远。我的问题。是我不耐烦了吗?

紫苒扪心自问,并没有责备的意思,这只是一种自省,只有不断自省,完善道心,求仙之路才会越发扎实,无心魔之恐惧,无怪力之乱神,无畏无惧,方能自我。

听到师傅的言语,刘秀悟了。

他静下了心,不断运行周天,一点点的,灵力开始精纯起来。浮躁是毛病,只有在时间长河之中,细水长流的改,忽然之间,绝不成,还是祸哉!

“徒儿,你记住,修仙之人,求心不求力。修心后修力。”

紫苒缓缓说道。然后看着刘秀大周天运转,不断殷实底蕴。

“道基,指心其次为其天资,心之所向,道之所生”

“是”

刘秀回答道,尽管他这时还在运行周天,但师傅之言,句句在真理,他不敢不铭记于心。

他不经想起十三岁那年,沥青路上,父亲教自己骑自行车,他矫健有力的双手稳稳的拖在行李架上,无论自己怎么偏离重心,却永远也倒不下去,才学两天,他就厌烦到不想学了,同龄的孩子一个个已经脚丫子蹬得飞快,他开始心浮气躁,越学越退后,于是就不学,放弃,后来是父亲强行逼着他学会的。

现在有人会强行逼着他吗?还得靠自己。自己不努力,那就没救了。

明媚的阳光透过竹叶子的间隔,照耀刘秀脸上,徐徐微风吹动,又有了凉爽。他心中前安静下来,路还长,一口吃不成胖子,且慢慢来。丝毫不慌。

当刘秀再次睁开双眼,已经是下午,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前面黑色檀木盒子,它静静的在哪里,压着枯黄的竹叶,陷下去半公分很有份量。师傅不知道是哪个时间离开的,无声无息。只感觉腹中饥肠辘辘,他闻到这盒子飘来的香味,不是檀木的香,而是混合着油腻,葱叶子的香,勾动着刘秀的舌头,他想吃,饿。

他走到檀木盒子旁,蹲下来,用双手揭开盖子,里面一共有三菜一汤,还蹭蹭蹭的冒着热气。是师傅刚送来的吧!刘秀将米饭用右手端起来,左手拿筷,狼吞虎咽的吃起来。

他是个左撇子。

从小就习惯用左手,为此他的母亲还打过他好几回,痛的他死去活来。后来见他改不掉这个毛病,也不在说这个事。当时也正好是通讯技术全国覆盖,的时期,思想逐渐开化,不在为这些旮瘩小事纠结。

师傅是个粗犷女汉子,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人,做起事却是心细到这种地步,刘秀感动得无以复加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中蔓延。

这些菜很好吃,刘秀五分钟不仅吃完饭菜还连汤都喝得一干二净,心满意足的盖上盒子,打个饱嗝,刘秀觉得现在还没天黑,于是打坐继续修炼。

丹田里面的灵力已经快要饱和,只要在潜心修炼两天,必然突破境界。

“吃饱了?”

很突兀的,紫苒出现在刘秀面前问道。来无影,来无声。

刘秀点点头。

“这10块灵石你拿着,是你后半年的修炼资源。不要被别人夺了去。”

紫苒严肃的说道,将一个黑色绣着盘龙的麻布袋放在刘秀手中,里面的灵石晃动,发出奇异的“砰砰哗哗”声,很实沉的一种声音。

“谢谢师傅”

刘秀对着紫苒躬身喜悦的说道。

头一回见,刘秀掂量一下这一袋子,差不多有两斤重,这袋子却不大个,说明这灵石密度很高,和黄金的密度差不多。

“以后你就像这样修炼,这本飘花剑法你拿去练吧!一个月后,宗门有一场小试,你愿意参加的话,就和我招呼一声”。

紫苒面带笑意,她能感受到刘秀进步很大,刘秀灵力提升并不止一星半点,比以前精纯了整整一倍,整个人的气势更加雄浑。这是以前所没有的。紫苒好奇的打量着刘秀,他身上有种奇妙的变化,不仅是气质,更多一股自信,被打出来的?失忆后的不知所畏?奇怪。现在她改变对刘秀的教导心态,有些东西急不来,放养比圈养好很多,更能磨练人。

“师傅,我愿意参加宗门小试,你尽管安排!”,刘秀当即就同意。

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比武,击败对手,好获得经验值升级来安装更多的外挂。充钱虽然好,但是他也看得到,宗门半年给10个灵石,灵石有多稀罕,可想而知?如果仅仅靠宗门发的灵石,那要存多久才买得起系统里的外挂,装备,丹药?所以,先升级,一级有新手礼包。而且估计他自己也等不到那个时候,他只要学会这飘花剑法,就要去挑战同门师兄弟姐妹们,提前完成升级计划。

这系统就像吸血鬼一样,你有钱冲,你就会用得很舒服,觉得这系统简直逆天,无所不能。反之,你没钱那不好意思,那就与你无关。

它也不会主动给你什么好处。

从昨天出现到现在,这个系统都没有给过刘秀实质性的帮助,反而还成为阻碍他修炼的绊脚石,简直和摆设差不多,只不过物品摆在外面,它是摆在脑海。现在刘秀都开始质疑这系统的真实性,该不会是个假的残次品吧!

“请不要质疑系统的真实性!有钱你就是大爷,没钱那对不起!”

刘秀脑海中响起系统机器般的声音。

去你二大爷的。

刘秀直接在心中将这个系统喷得狗血淋雨,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。

“随便你怎么喷!”

系统的声音想起。

哟呵!还是个皮皮虾。

行,不和你斗。

就这么一会,紫苒神出鬼没的消失在刘秀的视野当中,也不知道她如此形色匆是为何忙。天色渐渐暗下来,得回去。刘秀向山顶走去,今晚好好洗个澡,在这里坐一天,身上臭也不舒服。

山顶的夜晚要比山脚下来得晚那么一些,刘秀此时站在涯边,向着黑黝黝的山下看去。火烧云是一副枯黄的景象,依稀还能看到落日的余晖,透过云彩闪耀的霞光。山下已然是一副乌漆麻黑昏昏暗暗的,黑黑一片,刘秀深吸一口气,又长叹口气,很惆怅,自己的父亲,母亲还好吗?他们忽然发现自己死去,那会有多么的伤心啊!可是我还回得去吗?这些何尝不像这眼前的美景,下面是黑暗的,而上面好如人间仙境。站在这里,那种俯视天下,一览群山小的感觉,就犹如那悠悠冷风扑面而来。吹不走的,还是我的惆怅,吹不走的,是我的思恋。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河,繁星点点闪耀,犹如每年中秋,自己在河中放下的千纸鹤。

“要酒吗?”

正当刘秀惆怅之际,他听到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,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很干净的声音。可是刘秀看过去,这是一名和自己齐高的男子,他身上的道袍很破旧,肩膀上有个大洞,露出里面古铜色的皮肤,胡须邋遢。他是和我一个门派的?废话,不是和你一个门派的人,会出现在这里?。他拿着一个紫色的鹤嘴壶,依稀能闻到飘过鼻子的清香,这个酒壶和他的头差不多大,能装十斤!他偏过头看着刘秀,面带笑意的脸上,有些醉,眼神迷离,不过他在笑,笑什么?刘秀不知道。

“来一口吗?”

他伸出手,袖子垮下来,露出几条破布,鹤嘴壶来到刘秀的嘴边。

闻着这股酒味!刘秀也有些迷醉,这个时候,不正是需要这东西吗?那还犹豫什么。于是刘秀含着鹤嘴就是一大口吞下去。

“啊,爽!”

或许是被这男子的气氛所感染,刘秀豪迈的吼出来了,顿时心中的不快,烟消云散开来。霞光逐渐升腾,只能看到两人的半张脸,其下全在夜色当中。

“好,你这个朋友,我酒剑仙交定了,好兄弟”

酒剑仙自来熟的拍拍刘秀的肩膀,迷醉的脸上浮现满意的表情,他醉,又没醉。

他摇摇头,嘟着嘴巴,歪歪脖子,神情恍惚,他做出一种小儿幼稚的姿态说到:“这里太黑了,我俩走高高,到山顶,不醉......不归,哈哈哈!好兄弟……好…”

刘秀被他率直纯真所感染,点头同意,两人就向着更高的山顶走去。

酒剑仙脚部虚浮无力,迈着八叉步,歪歪扭扭,醉意盎然。

“我…我每天都…都在这个时候,来这里喝……酒!你又为何来这里。你说,你不喝酒,干……嘛来这里。”

酒剑仙指着刘秀的鼻子说道。

他醉了?

刘秀有些许醉意,这酒,烈得很,有点后悔刚才一口干那么多。刚想开口说话,就是一口吐出来,夹杂这饭菜,还有酒,他吐了。吐的七荤八素,难受无比。

“哈哈哈!你不会喝酒,你……喝不来酒。”

看到刘秀呕吐,酒剑仙丝毫不觉得恶心,反而还没有良心的笑出来,乐得不行。

“呃!”,刘秀难受,用手擦着嘴巴,头晕目眩的,这酒真不是寻常人能喝。下次再也不遭这个罪了,惹不起。

“你为何要来喝酒?”,刘秀问道,看着眼前这位邋遢男子,头发散乱犹如鸡窝,胡须因为酒水沾在一起,如果不是这双明亮的眸子,他就是个平凡的浪人。有点风度,但是流浪汉本质无法改变,看着他这样子,我的醉意,就消了。

酒剑仙挑挑眉毛,他可没想过刘秀会问这个问题,他喝掉一大口酒,长叹一声,然后躺坐在山顶光滑的巨石板上。

刘秀也跟着躺下来,这块石板很温暖。也很宽敞。

酒剑仙的醉意消散许多,仿佛他喝的不是酒,而是水。仿佛他醉了,仿佛他想清醒就清醒得来。

他指着东边,的一块巨石。

“看到我的剑了吗?我是来练剑的。”

剑?哪里有剑?除了石头,就是悬崖,刘秀没看到任何剑的影子,何来剑?

“咦,我的剑怎么不见了?”

酒剑仙一下子就出现在这块石头前面,左右翻找,还趴着往悬崖下看。纳闷说到。

刘秀举目看去,在相反方向,有长剑立于云松树下,插在两根树根凸起的缝隙当中,这是一把银白色的长剑,比刘秀的短剑要长两倍多,手掌宽,剑柄很细,犹如镜面反光,剑身有黑色的饕餮纹路,和银白的剑面,十分搭配,远远看去,就如同剑面上漂浮着几个小字一样。

“那是不是你的剑?”

刘碧指向西方,云松底下。

酒剑仙闻言,身形一闪,出现在这把剑旁一步远的距离,他伸手就将剑拔起。剑很有韧性,震颤着发出微弱的鸣声。这是把好剑。

“你不是想知道我来干啥吗?我是来练剑的!”

酒剑仙一扫浑身酒气,回首一个漂亮的剑花荡起,双目涵盖着剑势之意,有雷霆万钧,一字,一句说出来这句话。再无迷醉。

“你叫啥名字?”,酒剑仙问道。他不问,这小子就不说....。不都说,咋俩是兄弟,你连名字都不告诉我?认识认识,交个朋友都不行?

刘秀到是好奇酒剑仙打算怎样练剑,自己也好观摩观摩,学习,看他那回首掏,威武啊!帅,这就是飘花剑法?还以为要练醉剑?

刘秀平静的问道:“我叫刘秀,今年二十岁,看样子,兄长还要长我几岁?”

酒剑仙不断演练剑法,动作快如幻影,剑法行云流水,是行家,这一手将刘秀震惊得合不拢嘴,越看越精彩,越看越得劲,浑身气血沸腾,若不是不会,真得好好舞上一舞。

良久,酒剑仙停止舞剑,将剑随手扔出,看也不看,这剑就回归原位。

他看着刘秀,“兄台方才说啥?”

原来他没听清楚,好,这就是舞剑入境的征兆!不简单。刘秀赞扬。

“我是刘秀,二十岁。你呢?你这剑法还真不错,练多久?”,刘秀重复一边刚才的话,然后问道。

酒剑仙拿起鹤嘴壶子,就是猛灌一口,又恢复他醉气熏熏模样,开口说道:“十年!八岁练剑,十五岁开始醉剑,现在我剑招烂熟于心,却从未和别人交手”

“看来你比我小那么两岁,不过你的剑法超群,天资卓越。虽然从未与人交手,但我能查觉到,你的醉剑,不凡。而且我看你步子虚度,真真假假,是难以分辨,往往能在交手之中,奇兵制胜。敌人摸不到你虚实,自然也找不到破绽,还有你的醉,非真非假,混淆别人的视听,迷惑人心,如果大意,必败无疑。还没战,你已胜”。

刘秀这句话全乃肺腑之言,到没有任何吹捧意,酒剑仙的剑,已经在他心中深深地烙下,犹如参天巨树,根深蒂固了。倒不是显得他能说会道,真就是真,不做作,也不吹。

夕阳悄然落下,两人未发觉。此时天上繁星极为耀眼,照亮着孤傲的山顶,两人对饮。刚说不喝,现在又是举杯,难道还是忘记那番痛呕之苦了吗?真情流露,必须喝。他和酒剑仙犹如知己,好不快哉。

“剑仙老弟,你这剑法,可是飘花剑法?”,刘秀忽然问道,无形之中两人关系近不少。他手中有一本师傅下午给的飘花剑谱,这是一篇基础剑法,刘秀这样问酒剑仙,想然是在他身上,要扣点东西过来。他对剑法一窍不通,酒剑仙的出现还真是雪中送炭,交上这么一个朋友,胜过十万天书。这本剑谱是活的,我要死物有何用?方才听酒剑仙之言,不难听出,他只有十八岁,但是观他貌,胡子拉碴,犹如中年人,也不知怎回事。

酒剑仙是豪迈的人,就一根筋,他只爱做两件事,喝酒和练剑,这是他生命中最不可缺的两样。今日下午,在广场打坐修炼完毕,他像往常一样,带着烈酒,来到这断崖边看山下,望有一蓝色道袍的同门师兄弟站在崖上,眺望远方。他惊讶,这不就是他自己经常做的事?如今忽然出现这么一个人,那肯定能和自己臭味相投,还没见,就已经将刘秀当做最好的兄弟。于是装醉去和刘秀搭讪,两人就犹如伯牙子期,也乐得成为好友。

听到刘秀的言语,他思量好大一会儿,拿起旁边小碎石子就向崖下扔,连扔几次,忽然崖下,有只红色飞鸟冲出,落在酒剑仙的肩头。这一幕看得刘秀膛目结舌。这只红色色鸟神采飞扬,灵性非凡,它还撇头看刘秀一眼,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,好似打招呼。酒剑仙看刘秀神情,开心笑了。

他说:“三年前下山,偶遇一青色飞鸟,恰在玆一树杈筑巢,我停下来,看。发现巢中有一纸金箔露小头,闪眼无比,我当即爬上树去,果然是金箔纸,被压巢中,此巢有三幼鸟,颜色各不相同,遂取金箔,我割下肩头最好的棉布,垫巢中以替之,缓缓取出此物,这是一页纸,有半斤多重,一只幼鸟衔金箔纸而起,我拉不开,恐伤它性命,就一并带走。而这一页金箔,上无文字,我感不凡,回宗门后,我就将鸟儿养起来,坐在桌旁参悟这金箔密意,之后就发生一件怪事?”

刘秀好奇道:“何事?”。

酒剑仙继续说道:“我闻到桌上壶子中酒味,不知不觉缓缓睡去,在梦中,我看到一金色人影,和我一模一样,拿着一枝玆一树叉,在演练着一种我平生从未见过之剑法,此剑玄奥无比,我当即牢记在心,也跟着练起来。当我醒来,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,手里拿着剑,别院一副残破相,是被我梦中练剑破坏殆尽,这剑法无名,我起名为——狂风剑法。后来我剑法已炉火纯青,却难入佳境,无法融会贯通狂风的意念,找不到梦中的感觉,有次酒醉舞剑,我忽然感到狂风大作,我想,是风来了,于是我每次练剑都会喝酒,让我寻找到那种如风如幻的感觉。我的剑法造诣也不断精进,我的剑法非飘花剑法,而是——狂风醉剑!”

酒剑仙邋遢脸浮现抹笑容,这是他的秘密,为何要告诉刘秀?他不知道,他只想说出这些事,或是醉意,口不择言。也许是刘秀带给他的感官,极好。

刘秀仔细听完酒剑仙的故事,心中感叹,机缘啊!想来这金箔也是不凡,还能托梦教他剑法。不过他现在挺有兴趣的是,酒剑仙肩膀上的鸟儿。这只鸟儿有灵性,它垂下火红色的头,尖尖的喙在酒剑仙的布条小啄两口,看着酒剑仙,又看看刘秀,丝毫不害怕。灵动的小眼神仿佛带有笑意,噗嗤噗嗤得,挥动那双火红色羽毛翅膀,像是兴奋到手舞足蹈一样。这只鸟儿只有巴掌大。

刘秀点点头,问道:“剑仙老弟,这鸟,不是普通之物吧?”

酒剑仙点点头,用手指挑逗一下这只鸟儿,“它叫红雀,是一只灵鸟,我每天来这里喝酒,练剑,就是陪它。”

一人一鸟,感情深厚。

刘秀也不在这个问题多做纠缠,他最主要还是想,请教飘花剑法,酒剑仙的出现,让他心思活跃起来,不若先找酒剑仙演示一番,好做学习,这样自己也能在心中,有个数。日后在练起来,也不会嫌碍手碍脚,反而有参照,这样进步必然快些。这些事情,找师傅教,肯定不会拒绝,但是碍于情面,不好过多请教,现在自己和酒剑仙成为知己好友,向他请教,自然是好说好说。

刘秀就请教道:“剑仙老弟,你剑法如此高超,不知可否为我演示飘花剑法,让我观摩学习一番。”

酒剑仙抬头看看夜色,月空明亮,能见。他当即点头同意,他本身对于剑道的理解就异于常人,还得归功于金箔机缘,那梦过,他变得感性,对剑道的感悟,有不小提升。

他打了个哈欠,伸个懒腰,双脚用力,就站起身来,不忘躬身先喝上一口。刘秀兴趣十足看他,见酒剑仙要去拿剑,便抬手将灵剑递去。

酒剑仙不和刘秀客气,也没说话,右手拿起灵剑,在刘秀身前三米之处,两脚掌踮起五公分,左手背,右手横剑指南方。

“飘花剑法共有五式,剑法精髓全在一个飘字,第一式,树大招风。重在下盘,上身三分力,下盘七分劲,是为守,灵力附着在剑身上,需发出九十九道剑气,剑气聚而不散,犹如树叶,密不透风,是为守招。”

酒剑仙剑身舞动,犹如幻影,周身都出现数十道灵力剑漂浮在空,好比大树。

“此招要完全施展,要天武境修为,只有宗门长老做得到,我现在也只能一次施展二十三道剑气。”

酒剑仙气喘吁吁的说。灵力消耗一空。飘花剑法不同于他的狂风醉剑,狂风醉剑是武学,飘花剑法是仙法。各有各的好处。一为远攻,法防,一为近身搏斗,相辅相成,完美。

看到酒剑仙的第一式飘花剑法,刘秀就觉得很难,太难学,主要展现对灵力运用,犹如之前,师傅教自己手心聚灵球,现在他都做不到,不好练,难。果然,还得殷实自己底蕴。

“飘花剑法第二式,落叶飞剑。此为攻招,第一式灵力剑,全部推出去,攻击目标。这一式不需要任何消耗,如果你不能自如操控灵力,就做不到。”

酒剑仙说道,左手化掌虚推,灵力剑全部攻击到东边的大石头上。

“轰”

巨石瞬间化为齑粉。

“好”

刘秀拍手赞叹,飘花剑法,真乃不凡,如此威力,对得起仙法手段四字。若非实力不允许,他也兴许要在石板上,舞一舞。

“第三式,落花满天………”

“第四式,叶落归根………”

“最后式,生生不息………”

在石板上演练完飘花剑法,酒剑仙灵力消耗一空,他盘坐在石板上,周天运行,恢复灵力。

刘秀将这记在心里,不会忘却,每一招一式关键,他未来的目标,都有定夺,现在差的,是灵力,不够雄浑,不够精纯。

双腿用力站起来,拔出酒剑仙插在石板中自己那把灵剑,刘秀也学着心中记住酒剑仙舞剑的样子练习起来。

动作,精髓,这些要在大脑中形成印象,化为战斗当中的本能反应。勤学苦练,才是上上之道,这是没有办法投机取巧的。

三个时辰很快就过去。

天上圆月,行至中空,夜色更美。

累了,刘秀停止舞剑,他现在已经熟练的掌握住飘花剑法的基本动作,灵力不会释放,还得慢慢来。不着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