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神霸刀

狂神霸刀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13:54:54

最新章节: 王贰浪是一个失败的角色。入夜,王贰浪起身。虚空之中,有一人影。“你是谁?”王贰浪疑惑的问道。“还记得李家族地的那个湖泊吗?”人影说道。“嗯!”王贰浪点点头,弄不清楚这人想说些啥。“那里是帝临祖的坟墓,但是,只是他的人间坟墓罢了,真正的帝临祖,是虚空真神,而你知道你又为何能穿越吗?”王贰浪摇摇头。很

83、 心软

那就是林晓筠半路被截杀了,现在生死不明。

当林天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瞬间像是失去所有的力量一样,瘫倒在地。他只感觉,完了。树没靠上,山也没靠上,还陪了自己的女儿,那可是自己最漂亮的女儿啊!

终如竹篮打水,一切都是一场空,犹如梦幻般,好似泡影。

他的计划落空了,此时他的心中仿佛有句说不出来的mmp。

林南天作为一个投机党,他无疑是最典型的列子!现在是赔了自己的女儿,树也没有,山也没有。他现在的名声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么回事,但是背地里,不少迂腐老臣们肯定是嗤之以鼻,唾骂的,要不是他早就投靠了二太子一系,有人罩着,只怕是已经被喷死了。可能某天国君御书房案台上,高高的一垛就是弹劾他的奏折啊!

但是这些都是值得的,国君再过几年就要退位了,依现在看来,二皇子继位的可能性最大,毕竟大皇子好几年前就云游四海,感悟剑法之道去了。而三皇子就是个铁匠,喜欢捣鼓点奇印巧技,没事就卖弄一下自己的新发明,帝王之心,完全在他身上看不到,反而更像个乡野匹夫。

林天南此时就坐在高堂之上,一脸严肃的表情,看着前面被五花大绑的林芝林。

“林之林,你为何要欺瞒我?”

林天南愤怒的问道,脸上的表情十分可怖,咬牙切齿。

林芝林奄奄一息,浑身上下全是鞭伤,显然是受了不少皮肉之苦,他撇了林天南一眼,并没有说话,有点嘲讽的意味。

林天南在好几天前,就从家族子弟口中听到了林晓筠的消息。他实在是想不到,林晓筠居然会躲在王家的车队里面,而且毫发无损。当时他心中非常的欢喜,只要将林晓筠献给太子殿下,那么还能有靠上树的机会,届时,以太子的本性,定然不会亏待自己,他不想当宰相,他也知道自己没那个本事,但是六部尚书,他想做,他也想在最后几年光景下,登此大位,也算是将自己的人生走上了巅峰了。

他很自私。买女求荣。虽然这个女儿不是他的,是林芝林给他戴了绿帽子,但是这些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,现在他正满心欢喜的盼着能将自己女儿迎接回来,然后献给二太子殿下,这样自己就成为皇亲国戚了,整个林家也将一飞冲天!

但是看到林芝林不说话,可把他气死了。

林天南指着林芝林的鼻子气愤的说到:“你最好是给我老实交代,你为什么骗我,为什么要骗所有人,晓筠她明明没死,你为什么非要说晓君死了,你到底安了什么心?我林家带你不薄吧!你能有今天,难道不是靠我提携吗?你为何要恩将仇报?我念你一路保护晓君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但是你自己呢?你做了什么事!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对得起我吗?”

林天南伤心啊!是非常的伤心。

林芝林以不复当初英勇神俊,完全就是一副阶下囚的样子,他此时的气势,荡然无存,头发乱糟糟的,耷拉在脸上,浑身衣服上沾满鲜血。

他轻微的抬起一点脑袋,看着林天南说到:“我已经说了,小姐已经死了,度水旁,林子莫少爷他们看到的都是假象。”

林芝林是不可能承认林晓筠还活着的,林晓筠已经死了,活下来的只是他的女儿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林晓筠。

林天南恨啊!

恨不得现在就冲去王府,问个明白,他实在是想不到为什么王家人会掺合进来,晓君那么漂亮,要是王家人见色起义,那就不好了。

但是林芝林不签字画押,不承认这事,他也没有办法凭借自己听到的一面之词去要人吧!

王家后面的那尊大神,他可是清楚得很,万万不能得罪啊!

恨恨的看了林芝林一眼,林天南撇了撇嘴。

“你好自为之!”

尽管知道林芝林是在骗他,但是拿不出证据,他也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“管家,你给我休书两封,一封拜贴,一封密信。”

林天南对着站在门外一胖胖中年人说到。

管家立马低头,示意。

林天南说到:“拜贴送到王府,是王护法的府邸,就说明日我林天南亲自登门拜访,另外带上上好绸缎五十匹,白银五千两,黄金五百两,嗯........另外在送上下品灵石一百颗,均以锦绣金箔箱包装,以高头大马拉车,门丁皆穿骏逸长袍,怀中带君子之剑,以示我林家友好之意”

“密信写上三字,美人归。送至二太子府邸,届时二太子一有消息,立马通知我!”

管家听得心惊肉跳,这是要干大事啊!

不过他还是点头遵命而去。

林天南真有钱啊!出手就是两万五千两白银。阔爷!

他这人做事就是这样滴水不漏,为人圆滑无比,为了成事连自己女儿都能卖,这点钱财在他看来,真算不上什么。他拜访王府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看看林晓筠,最好是能看到自己这个女儿,但是他知道女儿既然已经到达帝都,那么这么久不来找自己,那肯定是不想见自己了,所以他并不抱有期望,只是希望到时候,和王二浪谈话的时候,自己稍微提及一下,希望能看看王二浪的表情是个什么样子,总会露出马脚吧!

他憎恨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看着林芝林。

已经沦为阶下囚的林芝林,耷拉着脑袋,他倒是受了些苦了。为了让林晓筠得到自由,却赔上自己的后半生,他知道,只怕是林晓筠一日不归,他就无一宁日啊!

林天南浑身气势涌动,手中灵力聚集,犹如尖锥。土黄色的。

“林芝林,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,我一而再,再而三的宽恕你,想要让你念在我林家待你不薄的份上从实招来,然你一再欺骗我,简直就是藐视我这个家主,依家法处置,必然是将你斩杀当场,但是我念你护主有功,这些年为林家做事矜矜业业,所以死罪可免,但是活罪难逃,我将你废去修为,关押大牢三年,自此你离开林家,沦落为平凡人!你可有异议?”

林天南问道,眼神逐渐向林芝林的丹田扫去,手中灵力雄厚,武王之威,强大无匹,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愤怒。

林芝林没有说话,耷拉着脑袋,一副败军之将的样子,他眼皮下垂,浑身无力,气若游丝,已经伤透了心啊!

正在林天南要动手之际,一位相貌美丽的妇人疾步冲进来,死死的抱住林天南的大腿。

她和林晓筠有些相似,看来是林晓筠的母亲无疑。

“夫君,不可啊!”

她哭喊到,梨花带雨的眸子,深深的看了一眼已为阶下囚的林芝林,满眼爱慕之意,心痛,柔情似水,看到这个样子的林芝林她的心儿都碎开了,随即她又转头仰望林天南,只是眸子里只有哀求,和无尽的悲伤,完全没有了那种爱恋的感觉。

只是这些小细节,林天南又怎能看得出来。

自己的枕边人,而且还是自己的二房,心都不在他身上。

当林天南听到自己的妻妾为林芝林求情的时候,心里很压抑,他并不感到生气,但是心中难免阴云密布,但是看到妻子梨花带雨的脸庞,他犹豫了。

他很感动,或许某天,自己落入阶下囚之境地,她也会这样奋不顾身的来替自己求情吧!

一时间,林天南气势收敛回来。

对于他这种将权利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,在面对着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小妾的时候,还是心软了。他做不到那么冷酷无情。说到底,这也许就是爱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