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神霸刀

狂神霸刀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13:54:54

最新章节: 王贰浪是一个失败的角色。入夜,王贰浪起身。虚空之中,有一人影。“你是谁?”王贰浪疑惑的问道。“还记得李家族地的那个湖泊吗?”人影说道。“嗯!”王贰浪点点头,弄不清楚这人想说些啥。“那里是帝临祖的坟墓,但是,只是他的人间坟墓罢了,真正的帝临祖,是虚空真神,而你知道你又为何能穿越吗?”王贰浪摇摇头。很

(12)、族会!拦截!神魄压制!

老头子作为李家最德高望重的人,自然是受到无数人的尊敬于爱戴,虽然他只有灵武境九重,但是他为李家一辈子尽心尽力,劳苦功高啊!

不少子弟听到老头子的话,都是羞愤得低下了头颅,心里暗自发誓,要成为和王公子一样优秀的人要勤学苦练,强大起来,不再让家族受欺负。

李家核心之地,一共有三层,第一层就是之前王二浪他们看到的湖心亭。

而在湖心亭底下,还有两层,在水中,一般人无法察觉,就连王二浪都被蒙在鼓里,没有看破,他只是认为这个湖心亭是建在刻意留出来的岛上。

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湖心亭下面,居然别有洞天。

而此时,这里面被蜡烛,油灯照得亮如白昼,不少李家老一辈,高层都在这里面坐着,而最高台那个地方,则是家主的位置,李千雪就坐在上面。

从她的角度俯视下去,两边,左边是族中老一辈,资历深厚,右边是不少召集回来的李家族人,他们常年在外经商,虽然和家族保持密切联系,但是这么隆重的家族会议还是头一回参加。

………

夜黑风高,寂静的山野间,只有官道上的马蹄声,不断在回荡,不时有酣睡的鸟儿被惊醒,飞向天空,一时间带起了一阵阵噗呲,噗呲的声音,那是鸟儿煽动翅膀,搅动树枝的混合声。

官道被月光照得泛白,这条路,尤为明显。

前方就是一道小峡谷,两边山势颇为陡峭,密密麻麻小树木,林立迭起,层出不穷,漆黑的绿荫下,显得特别阴深诡异。

“大哥,老道士果然说得不错,这小子真从这里来了。”

草丛里,几个大汉蒙着面,他们听到了声音,其中最前面放哨观察的那个人,快步摸了过来,对着中间那个人说到。

尽管蒙着面,但是中间那个人,脸上的刀疤极为明显,连面巾也盖不住,他闭上的双眼在听到手下第一句话之后,缓缓睁开,凶戾无比。

而他的左手衣袖,却是空空如也。

他是云翳。

“放滚木,拦路,记得拉绳子”,他吩咐道。

然后几个手下分工明确,先是在峡谷路口放下拦路的大滚木,几个木架子搭在上面,形成了一堵墙。

而在前面一百米处,他们挖开了泥土,绊马索已经埋好,只要一拉绳子,保证人仰马翻。

他们隐藏在路边的树上,屏住呼吸,静静的等待王二浪过来,手已经放在了腰刀上,只等绊马索将之绊倒,就跳下去将王二浪乱刀砍死。

一个针对王二浪的天罗地网,就在前方。

这一切王二浪当然知道,他甚至还有点想笑。

他的神识,就像雷达一样,将周围十几里的一草一木,任何风吹草动,看得清清楚楚,别说是夜晚,就算是闭着眼睛走,都不会出任何问题。

云翳舔了舔刀口子。

他仔细回味了今天那个老道士的每一句话:

“你这只手已经彻底废了,没有任何接上的可能!”

这或许是对他最大的打击,左手,是他最重要的器官,没了左手,人生还有何意义,是左手,陪伴了他无数个寂寞的夜晚啊!

现在,左手没了,他绝望的想要死去,心中对李家的恨意,更是犹如大河之水,滔滔不绝。

“你如果想要报仇的话,就去烟云谷等着”,这是老道士对他说的第二句话,老道士拍着他的肩膀,苦笑了一下,摇着头跟他说的。

出于对老道士的信任,他来了,他也等到了这个毛头小子,他现在恨不得将之撕成碎片。

眼看着这王二浪就要跨过绊马索了,只需要轻轻一拉,就能让他人仰马翻。

一时间,他的呼吸有点紧张了起来,一脸狠毒的表情,却还充满了希翼之色。

这次带的手下,全是灵武境五重,他觉得拦路截杀一个灵武境七重的人,自己一个就够了,而且还不用什么阴谋诡计。

为了防止王二浪这厮逃跑,他才带了几个手下过来。

王二浪当然不会中他们的奸计。

只见他微微一笑,面带嘲讽之色,大拇指轻轻一抬,刀光闪过,埋在地下的绊马索就断成两半。

然后纵马加速,向那里冲了过去。

两个负责拉绳子的蒙面人看到王二浪骑马加速,心中大喜。

这种速度下,将马绊倒,足以让马上的骑士摔成重伤,他俩握紧了手中的绳子,在的卢马前蹄快要踏上绊马索的时候,用尽全身力气,将绳子拉起来。

成了。

这事成了。

“砰,砰”

两人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倒栽葱,强大的惯性差点让他们把自己的腰扭断,他们唯恐不能将马绊倒,死命的用力拉,自食恶果了吧。

云翳本来也是一喜,但是看到绊马索直接断成两节,而拉绳子的人两个向后栽倒在草丛里面,晕了过去,他顿时感觉吃屎一般难受。

“你两个傻b那么用劲干嘛!把链子给拉断了……”,云翳心中想到,这两货居然把铁制的绊马索给拉断了。

简直就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

王二浪很配合的停了下来,驾着马儿在原地打转,向林子里吼道:“何方野狗,速速出来现形。”

“艹”云翳破口大骂,看着王二浪那贱贱的带着笑容的表情,他只感觉到一股嘲讽的意味。

他直接把蒙面巾扯了下来,露出自己的真容。

他想看看这王二浪是何表情。你应该会很吃惊吧!我会把你剁了喂狗,说到做到。

借着月光,王二浪认出了这是云翳,哪怕他不揭开自己的面巾,凭借断掉的手臂,王二浪也能认出来。

“你的手,好了?”王二浪淡定的问道,眼神眯了起来,一股无形的杀气蔓延开来,夹带着神魄的威势,霸气无比,这是一种睥睨天下的眼神。

空气骤然变冷,云翳只感觉,就像被老虎盯住了一样,浑身发软,好强的气势!这,这还是一个灵武境七重吗?那又怎样,区区灵武境,我一掌就能拍死一大片。

连天武境云翳在王二浪的气势下都是这般感觉,那他带来的几个手下就更不用说了,其中一个已经被神魄的压制得晕过去了。

神魄的压制是针对精神层次的,而这些人又没有任何抵抗的办法,他们的境界,连王二浪都不如,自然是无法抵抗,十分难受。